欢迎来到哈密环保在线

逝水流年小说续命

发布 / 2020年05月21日 03:05

来自 / 哈密环保在线

【一】

天啊!这是怎么搞的,我这个一向身体状况良好的人居然生病了。

俗话说得好“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”。我这一病还真的是不轻。

我的头好疼,晕晕的,身上的温度不是很高,但却快把我烤熟了,被窝里暖暖的,是被我自身所释放出来的温度所制造出来的。我想,如果把我扔到作物大棚里,一定会促使植物快速的生长的。

妻子见我烧得厉害,陪着我去医院做检查。

医院,我只能说现在的医疗设备实在是太多太先进了。

我被门诊大夫告知需要做“验血,验尿,心电图……”等待的时间倒是不长,很快结果都做出来了。

大夫看着各项检查结果说道:“你身体有炎症。”

这不是废话吗!要没有炎症我能病成这个样子吗?

“还是先住院吧。”大夫淡淡地说道。

我靠,还能行不。检查了一溜十三遭,钱花了不少,不但没有说出我到底是个什么症状,却直接要我住院,现在的大夫医术真是太“高明”了。

“住院要多少钱?”我问道。

“先交五百元门槛费,就可以办理住院手续了。”大夫说道。

“门槛费!”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词,因为身体本身的原因,从上中学之后基本就没到医院看过病,所以对这些用语根本就不理解。不过,既然感觉不是什么好事,我是绝对不会就范的,因此,我决定回家自己调养。

“如果不住院,出现什么后果你可是要自己负责的哦!”见我拒绝住院,大夫冷冷地扔出一句话。

【二】

我从医院回来,已经过去两天了。

吃了一些从药房买来的消炎药和退烧药,却没有使病情减弱。

妻子因为要工作,白天不能在家照顾,所以给母亲打了。母亲赶来了,见我这个样子不禁又动员我去医院。

“去了又能怎样,还不是只要能用上的设备都给你检查个遍。完了就是要求你住院。”我喘了口气,安慰母亲道:“我只是偶感风寒,有点发烧而已,没啥大事的。难道我自己身体的情况,我自己还不清楚吗?而且我对医术也多少了解点,一般的小病我也能自己诊断,也能自己开药,我这病真的没大事的,过两天就能好,何况我还吃了药,没事的。”

说完,我故作轻松地对母亲笑了笑。

母亲见我很坚持,也就不再动员我去医院了,只是留下来照顾我。

这次的病还真顽固,已经四天了,体温时降时升,头也晕晕的,并伴随着疼痛,身上没有力气,走路总觉得像是踩在棉花上,软绵绵,轻飘飘的。(不过也仅此而已,生活还是可以自理的)

今天母亲去早市买菜回来,连日来因为照顾我而略显得疲倦的脸上挂着一丝喜悦。

“一会你李姨要过来看看你。”母亲说道。

李姨是母亲的同事,她可是个众所周知的热心肠。她和母亲相处得很好,如今也已经和母亲一样退休在家。

“哦,李姨怎么想来看我?”我问道。

“今天在早市见到你李姨,闲说话提到你病了,好几天也不见好转,你李姨就说要来看看你。”母亲回答道。

李姨是九点多来到我家的。

“还是你结婚的时候来过一次,今天来险些找不到了。”李姨笑着说道。

“呵呵——”我忙陪着笑脸。

母亲忙着洗水果招待李姨,我躺在床上和李姨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。

“怎么就病成这个样子?”李姨问道。

“我也不清楚,估计是这几天天气渐暖,我把冬季的衣服脱得太早了,所以就感染了风寒。”

又和李姨闲聊了一会,母亲把李姨请到客厅里,过了一会,李姨起身告辞。

“下午你李姨还来。”母亲送走李姨回来对我说道。

“还来?有什么事吗?”我问道。

“你李姨说见你这病好几天都不见好,她特意去找个人来给你看看。”

“啊?找人给我看病,要看病我去医院不就结了,还找什么人来家,多麻烦。”

“你就不用管了,你李姨都和我说好了,下午就来。”

【三】

李姨说话还真算话。

一个衣着颇为体面的中年女人,肩上背着一个棕色的挎包,在李姨的陪伴下来到了我家。

“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,对疑难杂症很在行,知道你病了,特地过来给你瞧瞧。”李姨笑着对我说道。

“哦。”我出于礼貌,对着那中年女人点了点头,“有劳了,其实我这也不算什么病,偶感风寒而已。”

中年女人并不答话,只是坐在母亲为她搬来的软椅上注视着我。

我被看得不好意思了:“请问您这是号脉呢,还是要做其他的什么检查?”

“你只要躺着别动就可以了。”中年女人声音很低沉。

“哦。”我应了声,为了不再觉得尴尬,我微闭起双眼,但又好奇地将眼睛眯了条缝观察着。

但见中年女人对着我又端详了片刻,站起身来,在我的卧室来回走了两趟,之后又去客厅及别的房间转了一圈,我用耳朵听着声音,她居然连卫生间都去看了。

这也是瞧病的过程啊,还真是头一次见到。我在心里不禁偷偷地笑。

中年女人看过之后即便起身告辞,母亲与李姨将其送出门去,良久才回来,母亲的眼里似乎还留着泪痕。

“妈,你怎么了,你和李姨怎去了这样久?”我起身倒了杯水,见母亲回来便问道。

“没啥事,就是和你李姨领来的那个人在门外说了会儿话。”母亲答道。

“哦,那她有没有说我这病是怎么回事啊?”

“没说,只是说明天要你去她家,给你治病。”母亲说道。

“啥?去她家?我宁愿睡会儿觉。”

“孩子,去吧,去了就能把病治好,病好了,你妈不也放心了嘛!”李姨在一旁劝说道。

“李姨说得是,不过我想知道,她刚才是否看出我得的是什么病吗?也没见她给我号脉,也没询问我什么症状,而且还满屋乱转,我是没见过有这样看病的。”我把心中的疑问和盘托出,“另外我这只是伤风感冒而已,不过就是稍重了一点。”

“其实,她不是大夫。”李姨说道。

“啊?那她是?”

“大仙。”李姨答道。

我晕,没想到居然弄个这玩意给我看病,就算没病她也会说你要死了,可人家李姨不也好心不是,我又能说些什么呢。

我苦笑。

【四】

说到大仙的本事,我还真亲身领教过。

那是我与妻子谈恋爱的时候。

母亲的一个朋友给母亲提了个建议,说可以找人给瞧瞧,看看我与女方是否合婚。

应该说大仙还是很有“职业道德”和“心”的,在我与妻子谈恋爱阶段介入后,竟一直跟踪到结婚迎亲阶段。(连结婚的日子都是大仙给看过后才定下来的。)

迎亲自然是要去女方娘家接亲,但路途很远,需要半夜出发,才能在原定早八点典礼前赶回来。

这时,大仙告知我的母亲,说晚上走那条迎亲的路不好,会有事情发生,如果要走的话,需要从南边绕行。而从南路绕行需要多花费近三个小时的时间,根本就是典型的南辕北辙。

按照预定计划的时间已经很近了,根本就不允许做些小的调整,母亲很是着急,一再询问大仙有什么好的对策。

大仙很在行的掐着自己那几根骨头缝里都是肉的手指头,歪着脑袋想了一会,说可以化解的,但需要给仙家上香,不过上香的费用却要母亲出。

我真的是忍无可忍了,在一开始的时候,我就不赞成找什么仙给看,可母亲却私下背着我去找了这个所谓的大仙,我知道,这是一个做母亲对自己孩子的爱,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孩子所想。试问天下哪个母亲又不是这样呢?

“上香的费用需要多少?”我强压着怒火,面带微笑的问道。

“这个可不能说是费用,这是孝敬仙家的,这钱可不是白花的,仙家会随身保护你的。”大仙答道。

“哦,是吗?”我问道。

“嗯。”大仙点了点头。

“那需要多少来孝敬仙家呢?”我感觉身上的血液在快速地流动。

“这个嘛,只要三百元就够了。”大仙很认真地说道。

“这钱要供在仙家的牌位前还是要烧给仙家?”

“你把钱给我就行了,我回去替你给仙家买供上香。”大仙说道。

“买供上香需要多少钱?三百吗?三百应该不够吧!我觉得应该再加点。”我的火气已经顶到脑门了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我可是为了你好啊。”大仙也感觉到了我语气的不对。

“我什么意思你不懂吗?”我冷冷地说道。

“你对仙家不敬是要受惩罚的。”

“靠,少他妈拿你那什么狗屁仙家吓唬老子,有本事你就让你那狗屁仙家直接来找老子的麻烦,看看是老子厉害还是你那狗屁仙家厉害!”我都恨不得吃了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所谓的大仙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,是不是看老子不上当,就要放难听的或是诅咒的屁了,告诉你,今天你要敢放一个屁,老子打碎你满口的牙。”没等大仙说出话,我就一顿的抢白。

“儿啊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别这样。”母亲上前劝说道。

“妈,你就放心吧,要是实在担心,我自己提着剑押车,你儿子自小习武,还真没怕过什么。”我笑着安慰母亲。

转过头,我对还在那用一双满是怨恨的眼睛看着我的大仙说道:“你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,为了老妈的一份心,之前被你骗取的钱就算了,现在你赶紧走,老子没空招待你,你也别在这里自讨没趣。”

迎亲按原计划进行着,当然,一切顺利。

【五】

又闲聊了一会,李姨起身告辞。

送走了李姨,妈回来到床边问我想吃些什么。

“妈,你先别忙活了,我想和你说会儿话。”

“哦,好。”母亲在我的床边坐了下来。

“妈,你干嘛答应要我去那大仙家看病啊,那都是蒙人的,你忘了我结婚那时候的事了吗?”

“妈没忘,可你现在都四天了,病也不见起色,而且听说这个大仙对看病很有一套,经她手看好的有很多了。”母亲解释着。

“唉……”可怜天下父母心,我无语了,但我要求不管什么事我都要自己来做决定。

第二天,李姨早早就来到我家,与母亲陪我去“看病”。临出门的时候,我忽然灵光一闪,不觉暗自偷笑。

“大仙”的家,其实距离我家并不是很远,出租车开了六七分钟的时间就到了。

“大仙”见到我们的到来,眼睛里闪过瞬间的兴奋。

将我们让到屋中,一股浓烈的檀香味刺激着我的嗅觉,屋里光线不是很亮,窗户用像棉布一样的很厚的窗帘遮挡着。

“大仙”将我们让到客厅落座,寒暄几句直奔主题。

“昨天我在你的家里已经帮你看过了,其实你并没有病。”

“哦,可是没有病,他却已经五天了,体温忽高忽低,药也吃了,就是不见好。”母亲对“大仙”说道。

“很简单,因为你的儿子撞到了脏东西。”大仙淡淡的说道。

“真的吗?是什么东西呢?”我心中好笑,脸上故作惊讶地问道。

“你这几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怪事吗?”大仙煞有介事地问道。

“怪事?倒是没遇到什么,不过就是清明扫墓回来的这几天总是做梦。”我决定好好地配合一下,看看大仙有什么说法。

“你是清明节当天去扫墓的吗?还有你都梦到什么了?”大仙一听我这话,好像来了精神,立刻追问着。

“是当天去的,之后好几天我总能梦到了已经故去的姥姥和舅舅,接着就发烧感冒直到现在。”我心中暗笑。

“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,你这不是感冒。”大仙闻言反驳了我一句,接着半眯起眼睛,将右手五个手指掐了又掐,半晌,站起身来,走到我面前,样子很仔细地端详了我的脸好一会,才转回身坐到了原处。

“怎么样?有什么问题吗?”我故作焦急地问道,一旁的母亲和李姨也都面现关切之意,等着大仙的答案。

未开口,大仙先摇了摇头,“不好办啊!”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就直说吧。”李姨在一旁搭腔道。

“是这么回事,本月属阴,今年又是闰年,因此阴气更盛,而清明节当天,又是这个月中阴气最猛,最盛的一天,那墓地又是阴气聚集之地。而他(大仙指了我一下),是纯阳之身,以纯阳之身突入阴气最强盛之地,自然会有所损伤。”

“不是吧,有这么严重?”我故作紧张地问道。

“何止是严重,那是相当的严重呢。”大仙很严肃地答道。(不过感觉有点像赵本山小品里的台词,我窃笑。)

【六】

“有多严重?”母亲听了大仙的话心里显然受到了影响。

“你俩过来一下。”大仙招呼着母亲和李姨去另一个房间说话。(真够晕的,还搞单独调兵的,想必是去进一步瓦解做母亲的心理吧。)

过了一会,大仙与母亲,李姨,三人回到客厅里,我瞟了一下,发现母亲脸上带着恐慌和忧伤,李姨也面带难色,只有大仙的眼里却残留着喜悦,看来大仙已经对母亲的心理防线进攻了,而且收效显著。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我望着大仙问道。

“没什么,我已经和你母亲说了,你就放心吧。”大仙答道。

“别,还是和我说说吧,你这样一弄,我怎么感觉好像是医生在给家属下病危通知呢。”

“这个可以和他说吗?”大仙转头征求母亲的意见。

母亲看了看我,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其实你这次遇到的事真的很严重,因为你在一年里阴气最厉害的时候,去到阴气最厉害的地方,因而你的身体已经被阴气所侵袭,现在你的身体里有好几股阴气在翻腾,时候一到,这些阴气就将占据你的身体。”大仙脸上的神色很凝重。

“你是说我会死吗?”我追问。

“嗯。”大仙见我自己说出了“死”字,马上就把这个结论锁定了。

“可我去扫墓那天也有很多人也在扫墓啊,难道他们也会死?”我问道。

“人与人的体质不同,如果他们也和你一样,都属纯阳之身,那就必将受损。但若是阴性体质,那就不会受到影响,或是影响很小。”大仙一本正经地答道。

共 74 4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个极具讽刺色彩的故事,这个故事读来酣畅淋漓,这是邪恶和正义的对抗,这是智慧文明与迷信思想的斗争。故事由“我”的一次生病说起,由于医院五花八门的检查后无果引来母亲的焦急,从而听信母亲好友李姨的劝说求“大仙”看病。中国传统文化中的“爱”“仁”“友”“信”“宽”等文化观念对君子的规范无疑为小人行骗提供了契机。这里体现的是母爱。从结婚开始,就请“大仙”看生辰八字,这好像是历来的传统或者习惯,在中国,这种文化现象还被大多数人所推崇。两次行骗的过程通过“大仙”的肢体语言表情描绘得有声有色,细致入微。文中的“母亲”是个善良的爱子心切的代表,“大仙”是一个普通存在的骗术中人物的代表,“我”是一个正义的代表。文章末尾与“大仙”斗争的一段尤为精彩,写出了众多人的心声。文章以“续命”为题,写出了对民间骗术的歧视和不屑。文章中“大仙”的话语“三十年四千八,五十年六千”尤为滑稽。行文的另一方面,揭示出医院看病救人的不负,上门二话不说就来个全面检查以赚得更多金钱,这有背于国人传统的思想,引人深思。这篇作品,心理描写极其到位。这是一部揭示行骗这种社会现象的作品,这是一篇提倡现代文明的作品。这样的作品,值得一读,倾情推荐赏阅。【:温柔小娴}【江山部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6:20:51 这是一个极具讽刺色彩的故事,这个故事读来酣畅淋漓,这是邪恶和正义的对抗,这是智慧文明与迷信思想的斗争。故事由 我 的一次生病说起,由于医院五花八门饿检查后无果引来母亲的焦急,从而听信母亲好友李姨的劝说求 大仙 看病。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,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。喜清宁,崇尚简单。

回复1楼文友: 21:50: 1 母爱是伟大的,谁要是对这份真挚的情感有所亵渎的话,那这个人真的要为世人所唾弃。

2楼文友: 16:21:18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 爱 仁 友 信 宽 等文化观念对君子的规范无疑为小人行骗提供了契机。这里体现得是母爱。从结婚开始,就请 大仙 看生辰八字,这好像是历来的传统或者习惯,在中国,这种文化现象还被大多数人所推崇。两次行骗的过程通过 大仙 的肢体语言表情描绘得有声有色,细致入微。文中的 母亲 是个善良的爱子心切的代表, 大仙 是一个普通存在的骗术中人物的代表, 我 是一个正义的代表。文章末尾与 大仙 斗争的一段尤为精彩,写出了众多人的心声。文章以 续命 为题,写出了对民间骗术的歧视和不屑。文章中 大仙 的话语 三十年四千八,五十年六千 尤为滑稽。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,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。喜清宁,崇尚简单。

回复2楼文友: 21:5 :25 命都可以用钱来买,都可以明码标价,那估计世界上那些巨富都要成为活着的 木姨奶 了!

楼文友: 16:21: 8 行文的另一方面,揭示出医院看病救人的不负,上门二话不说就来个全面检查以赚得更多金钱,这有背于国人传统的思想,引人深思。这篇作品,心理描写极其到位。这是一部揭示行骗这种社会现象的作品,这是一篇提倡现代文明的作品。这样的作品,值得一读,严重推荐赏阅。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,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。喜清宁,崇尚简单。

回复 楼文友: 21:54:55 这一点在很多医院都存在,真希望这些本是为百姓服务的场所能真正的为百姓服务。

4楼文友: 16:22: 欣赏佳作,问好小魔。魔和仙的斗争尤为精彩。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,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。喜清宁,崇尚简单。

回复4楼文友: 21:56:26 魔和神仙交战不一定能获胜,但对付这类 大仙 还是绰绰有余滴!

5楼文友: 16:24: 第一次为小魔文字,不到之处请多指教,有异议给我发信息。安好!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,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。喜清宁,崇尚简单。

回复5楼文友: 21:57: 6 真心感谢小娴,谢谢你为我费心做的按,那是相当的到位。多谢!小魔拜上!

6楼文友: 16:49:19 真正是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!精彩!本文还有一个隐形主题,大仙是骗人的,那医院的医生呢?问好魔弟弟! 有花皆吐雪,无韵不含风

回复6楼文友: 22:00: 在真正的 道 面前,魔是不敢放肆的,而在 道貌岸然 的 道 前,魔一定会高于它的。谢谢燕子姐光临!

7楼文友: 17:21:19 呵,这年代,医院用医术宰民众,民间又有什么 大仙 骗人。病,生不起了啊!

魔哥好作品,影儿拜读。 思无邪。

回复7楼文友: 22:0 :57 影儿光临,本魔有失远迎,恕罪恕罪!你说病生不起,可为啥要生病呢,我们好好照顾自己,让病痛远离自己,有钱好好吃的,才不送给医院呢,是吧!

8楼文友: 18:07:24 喜欢这样的小说,看着过瘾,按的相当的到位,文字也日趋成熟,不错。

回复8楼文友: 22:01:16 姐,你来看我了哈,看了姐的评语,心里很是欣慰。

9楼文友: 09: 2:5 呵,小魔,你的小说写得很有意思,集可读性,趣味性于一体,竹叶儿说得对,这样的小说,看着过瘾。日里工作烦闷的时候看看,的确是心情也开朗许多! 流云本是天上雪

回复9楼文友: 11:54:28 欢迎琉璃妹妹的光临,本魔献茶了!

10楼文友: 09: 4:04 小娴的按很到位呢,好小说配上好按, 相得益彰! 流云本是天上雪

回复10楼文友: 11:56:41 琉璃的话很正确,小娴的按本魔是很欣赏且很佩服的!

小儿肠痉挛腹痛有什么原因
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的原因
产后补气血吃什么中成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