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哈密环保在线

惜春静静的鸢尾兰

发布 / 2020年05月21日 02:05

来自 / 哈密环保在线

惜春‖静静的鸢尾兰

见到你的一瞬间,我确信,你是四月天落在人间,天空割下的一片蓝。

这片蓝就藏在学校西北角教工宿舍楼的前面,四周花木环绕,很少有人光顾。走在路上,你根本不会留意到这里还会藏着一片天,一方静静的蓝。

那日,漫步在竹林边。一只鸟踩着竹叶飞翔,牵着我的目光游弋,最后带我走进了这片天。只见一片翠绿色的湖托举着一大片蓝,像山泉水洗过的蓝;像蓝蓝的天在流动,在生长;像风行水上,一群蓝色的鸟在飞翔。

这许多年,我茫然不知此处还有一片天。又或许,它一直住在我心里,我的目光才会无法触及,就像忽略了赖以生存的空气一样。

蹲下来,细细打量。它的叶子像一把把绿色的剑,尖尖的,擎向蓝天。花朵蓝中略带粉紫,上面缀着羽毛状的点点白色,像风轻轻拂过雪花,又像湛蓝的天上偶尔飘过一缕白云,是那样轻盈素雅。每一朵花都欢喜地开着,虽然未见几人驻足观赏,它们孤芳自赏。

如此静美的花儿和鸢在一起,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。莫非它曾是一只折翅的鸢,不慎跌落在此处?囿在这小小的一隅,任寂静漫延,用沉默抵御生命的沉重和蓝天的诱惑,慢慢学会了仰望和承受,被岁月磨砺出柔软,开出这鸢尾花?

不禁想象起它最初跌落在地的那段时光。白日里,看小鸟飞来飞去,在阳光下不断拔高自己。晚上,听露珠与星星私语,饱吸夜的静,月的蓝,还把自己长成蓝天和白云的模样。静静的等,等时光转动出翅膀,踮起脚尖触摸蓝天。

我不知道它曾做过多少纵情飞翔的梦,试飞过多少次,听过多少云朵在高处诵经;不知道在那蓝盈盈的花朵下,埋藏了多少不见天日的秘密。

我只知道见到它的那一刻,它是明亮清澈的,正慵懒地晒着太阳,安然悠闲地闪光、歌唱。或许它最终明白了,天就在心要到达的那个地方。阳光成串地砸在它身上,鸟鸣为它铺开一路花香,一曲天籁在风里倾情弹唱,洒下一串串哗啦啦的笑。

梵高曾画过两幅鸢尾花。一幅是蓝色的鸢尾花开在田野,背景翠绿,还有橘黄色的小野菊陪衬。另一幅鸢尾花开在花瓶里,黄色为背景,有几朵变黑了,有一株已枯萎,倒在花瓶边。这两幅著名的鸢尾花,前者画于1889年的夏天,后者画于1890年的五月,两个月后的7月27日梵高自杀。

两幅画色彩明暗程度不同,却都抒发了生命的激情昂扬。画家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创作历程和心理状态,又承受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磨难与挫折,透过画面,可看出一些端倪。

最好看的花,不在瓶子里供养,而在泥土里自由生长,迎风舒展。眼前这片鸢尾兰,让我心生敬意,心怀感恩。它用宁静、紧紧环抱着我,一种无声的陪伴,一种细水长流的温润,一种日渐厚重的蓄积,比拥抱更深沉,更辽阔,更温暖。

此刻,在它清澈的眸子里我也是蓝的,在它纯净若水的怀里,我像一尾小鱼,随意、悠闲,没有设防,把心打开,沐着暖阳,和它一起读清风。

任世界如何动荡变迁,总有一份执着在守候。总有一片干净的蓝为你擦亮多云的天,纯粹简洁,却又无可替代。在这个风情万种的四月,校园里有很多花儿竞相绽放,姹紫嫣红,我独将心停放在它面前。

四月,走过我的心上时光,开出一片蓝。我想和你一起种下这片蓝,种在春天的尾巴上。

2018年4月拍摄于学校。

肝郁型月经不调用哪种药
鹤岗治疗白癫风医院
静脉血管堵塞怎么治疗